<tr id="p53vu"><label id="p53vu"></label></tr>
    1. <acronym id="p53vu"></acronym>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2. 1.jpg
    3. 黨建網 > 公民道德建設
      培育個體品德的當代價值
      發表時間:2022-03-07 來源:《文摘報》

        學術界有學者將嚴私德的具體要求概括為以下四個方面:一是對待家庭要修其家廉,二是對待親情要修其黨性,三是對待友情要修其原則,四是對待子女要修其美德。這種概括闡發是非常準確的。

        任何一種社會道德既包括社會、集團道德,也包括個體品德或者個人私德,在傳統中國,私德與公德是一體的,甚至是以私德為基礎的,在近現代中國,從梁啟超起始有公、私德之辨,在現代與當代中國的一段相當長時期內,由于社會生活的變化與時代使命的不同,社會主流道德有重公德輕私德之偏。

        所謂個體品德,是指只與自身有關,而不涉及他人的行為或品質,如勤學、立志、儉樸、溫和,或謙虛、嚴肅、耐心、慎重等。那么,什么是個人私德?從道德內容與應用范圍而言,指涉及私人領域并運用于私人或者熟人交往領域的道德,常常與公德相對。所謂公德,指涉及公共關系與交往或者陌生人之間交往,群己、群際交往的道德。

        201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的《新時代公民道德建設實施綱要》根據新的時代需要,不僅再次重申而且對作為社會主義道德體系組成部分的“個人品德”的內涵首次作出了概括表達,黨和國家領導人近年來也特別強調要重視個體品德或者私德培育,提出了“明大德、守公德、嚴私德”的重要論述

        那么,當代社會為什么要重視個人品德或者私德建設呢?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

       

        注重個體品德培育符合中外古今人類道德生活的內在規律

        道德是人的道德,人是道德的主體,道德的主體雖然有時也表現為群體,但大多是以個體的形式存在的,道德生活永遠都不可能離開個體這個客觀實在的主體,因此,道德雖然會應用于人際與群己、群際交往中,但這種交往仍然是人與人的交往,因此可以說,個體品德或者個人私德是道德生活的體,而人際、群己道德是用,前者是本,后者是末,這就是《大學》中所說的“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的道理,這里明確講修身為本,包含格物、致知、誠意、正心的修身功夫是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本體,后者是其發用。

        明明德是本體,親民(新民)、至善是發用。內圣是外王的根本,修身的道德內容雖然可能包含很多,但這個修身的主體一定是各個人之個體,在這個意義上也可以說個體品德是齊家的家庭道德、治國的政治道德、平天下的社會道德的根本。重視道德、重視修身、重視私德,是以儒家為核心的中國傳統文化的優良傳統,強調修身、反求諸己、修身為本肯定是修己身而非他人之身,仁者愛人、義以正己、嚴于律己、寬以待人、政者正也、正己正人等都是中國傳統講求私德和個人修養的基本精神。

        生活實踐也告訴我們,由品德好的人組成的家庭、單位,關系一般比較和諧,矛盾比較少,這有利于家庭穩定、事業發展。古代中國由于實行君主專制制度,加之對君主的制度約束又比較少,因此,君主個人私德或者個體品德的好壞往往成為政治成敗、社會是否清明的關鍵,所謂“一言興邦、一言喪邦”之說即是強調君主的個體品德對國家興亡的重要性。

        所以,中國歷史上長期具有盼明君賢臣的傳統,雖然不同于今天重視外在制度監督的政治制度,卻也反映出中國人長期以來對私德的重視。對于普通人來說也是如此,立身為本,一個人要成事,先要做好人,一個品德不好的人,人們不僅不會信任他,而且也不愿與之交往。中國傳統社會的道德建設總體上是由個人的私德涵養和家庭道德建設支撐著的。從以上歷史經驗來看,私德或者個人品德實在是道德生活的根本與基礎。

        西方的倫理學傳統最初也是重視個體美德的,亞里士多德被看作西方倫理學的創始人,其著作《尼各馬可倫理學》主要探討的是人的美德,其重視美德的傳統被視作“亞里士多德傳統”。這一傳統的要旨就是強調以“行為者”即以人的完整性作為道德選擇和評價的最后根據,這實際上就是強調個體品德在生活中的始基性、根源性和重要性。

        自啟蒙運動以來,近代西方基于自由主義的社會理論,認為社會不能給人們提出更高的道德要求,否則就是一種精神專制,因此,使人們走向“自我完善”甚至“成圣成賢”的美德傳統受到漠視,只要求人們有符合社會秩序的“正確的行動”。

        同時,在倫理學理論上也出現了各種規范倫理學的設計,可歷史已經證明這種規范倫理的設計之間充滿著矛盾和沖突,不僅不能保證人們行動的正確,在道德生活中也不能給人們提出完善的要求,僅是一種“底線倫理”,這在某種意義上,是把道德降為法律,甚至有人公開主張道德法律化,這在某種意義上,是取消了道德。道德如果失去了指引人們追求至善的價值引領作用,僅僅變成一些行動的規約,就會成為無價值根基和向善目標的戒律,這也許就是西方近代規范倫理學失敗原因之所在。

        正是基于對這一情況的反思,20世紀50年代末,西方倫理學界形成了所謂的“美德倫理學運動”,重新呼吁回歸重視美德的“亞里士多德傳統”,體現了對完整的人的美德或者個體品德的重視。

       

        注重培育個體品德是對現代中國道德建設偏頗的糾正

        公德、私德概念的分殊區隔源自梁啟超寫的《新民說》一書,他為了區分這兩個概念,先寫了《論公德》一文,最初的動機是想批評中國人自私和缺乏公共意識,這是他對當時國民性反思的結果,也是他的重要訴求之一,即“新民”必須是有公德之人,舊民只知有束身寡過的私德,卻不知有公德,“知公德,而新道德出焉矣,而新民出焉矣”?!肮轮竽康?,既在利群,而萬千條理即由是生焉?!边@是他對甲午海戰中國戰敗、保種強國時代危局反思的結果,是對日本強調社會公德經驗的借鑒,也是對當時學術界普遍所持中國人比較自私且缺乏公共精神流行觀點的吸納。

        之后兩年,梁啟超先生又寫了《論私德》一文,認為公德還是離不開私德,甚至認為公德與私德只是一個相對的分析概念,私德實為公德之基礎?!肮抡咚降轮埔?,知私德而不知公德,所缺者只在一推”,“是故欲鑄國民,必惟培養個人之私德為第一義;欲從事于鑄國民者,必以自培養其個人之私德為第一義”??梢哉f,梁啟超的認識較前更趨于科學合理。

        在梁啟超力倡公德之后,中國近現代的歷史背景和時代需要并沒有多少改變。救亡圖存衍化為革命,無論是國內革命戰爭,還是抗擊日本帝國主義的民族戰爭,都需要革命組織和政黨用傳統公的意識與公德來動員其追奉者為民族國家或黨派的利益獻身,這成為壯大革命組織、開展革命斗爭的重要思想武器。這種思想,首先要求黨員向黨效忠,再而要求民眾遵從黨所設定的目標,以此統一思想、統一行動。在這種大公觀念的影響下,我們所謂的公德長期以來被看作是無產階級的革命道德、階級道德。中國共產黨執掌全國政權以后,實際上仍直接把這種革命道德延續為社會主義社會的道德及社會主義社會的國家道德。

        我們雖然已經取得了政權,但仍延續了戰爭時期道德的動員、凝聚、教化功能,在道德的價值取向上特別重視國家和社會整體的需要和利益,并且立足于國家和政黨的需要對民眾提出了一些合政治與道德為一體的規范要求,即以集體主義為原則,以“五愛”為全體國民公德,并以政協綱領和國家憲法的形式加以確定、宣示與教化。但在這樣一個幅員遼闊又具有深遠道德文化傳統的大國,民眾的道德生活不可能僅憑五條政治道德原則來指導,道德要為政治服務,但道德也要指導民眾的日常生活,這也是它的主要功能。

        當代中國建設“公民道德”,而“公民”實際上是一個法權概念,即具有一個國家國籍并享受相應權利、履行相應義務的人,那么“公民道德”也就是在守法層面上,能夠履行社會基本道德義務的人,相當于筆者曾撰文指出的“常人”之德、中人之性,實際上它的要求是低于“君子”道德層次的,更是低于圣賢層次的。這種偏向導致現代中國在道德建設中較長一段時間不太重視個人品德和私德的培育。有的學者就認為道德建設的缺失原因之一在于“以國家道德替代公德,侵蝕私德”,應該“繼承傳統儒家優秀的道德傳統,加強個體的私德培養”。

        當然,我們在此強調私德建設的重要性,并不意味著我們要否認現代社會對社會公德建設的重視?,F代生活公共性日益增強,陌生人交往日益增多,因此要重視私德與公德的辯證統一,克服僅重視社會公德或者國家政治道德,而忽視個體品德或者私德建設的偏頻。個人品德建設是當今中國道德建設的進一步拓展和深化。其不僅是社會主義道德體系的完善,也是一切道德建設的根基,不能轉化為個人品德的一切道德建設,都只是空中樓閣而已,這是因為一切道德建設都要以個人作為道德主體,個體也是家庭、職業、社會公德的承擔者與體現者,個人品德的好壞嚴重地制約著公共道德的建設。

        梁啟超早就說過:“斷無私德濁下,而公德可以襲取者?!蔽覈逃姨招兄壬苍羁痰刂赋觯骸八降虏恢v究的人,每每就是成為妨礙公德的人,所以一個人私德更是要緊,私德更是公德的要本”,因此,一定要“把自己的私德建立起來,建筑起‘人格長城’來”。有學者認為,在當代中國公民道德建設中,私德具有更根本的意義,這是因為“公德是外在的社會道德規范,受客觀的社會關系的制約,體現著社會整體的利益,而私德則始終與個人的道德認識、道德情感、道德意志等相聯系,反映著個人對公民道德的認識與心理態度,是個人內在的德性。外在的公民道德規范只有內化為個人的德性才能發揮其作用”。我國現實生活中出現的種種不道德現象,大多不是由于社會道德失范,而是與公民的私欲惡性膨脹、德性缺失密切相關。這種觀點非常有啟發性,啟發我們在當前的公民道德建設中一定要重視個人品德或者私德的培育。

       

        注重培育個體品德有利于提升中華民族特別是干部的道德素質

        私德或者個體品德是有道德之人的素質,是人格的主體基礎,不矜細行,終累大德,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只有加強每個人的個人品德或者私德建設,才能為全民族道德素質整體提升奠定堅實基礎。因此,在當代道德建設中不僅要重視公民政治道德、社會公德、職業道德、家庭道德建設,還要重視個體品德培育。

        完善的道德結構必然是私德與公德的統一,長期不重視個體品德培育,必然會影響中華民族道德素質的提升。有調查顯示,大多數人認為雖然時下社會倫理狀況不佳,但自身道德尚好。言下之意就是別人道德都不好,唯獨自己有好的道德,試想如果每個人都有好的道德,那么為什么由個體組成和交往的倫理關系卻不佳,這不是自相矛盾的嗎?一部分國人在出境游的過程中所表現出的大聲喧嘩、不愛護環境、不遵守公德規范等問題表面上看是公德的缺失,實際上卻暴露出某些國人自身道德修養不好、個體品德較差的本質。中國國力的增強,使文化自信心大大增強,但要提高中華文明的世界影響力,恢復和弘揚“禮儀之邦”的文明形象,就必須依靠社會不斷地進行道德教育,加強個體品德修養。只有這樣才能真正讓世界各國人民尊重中國人,才能真正從精神上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古代社會,士農工商四民都比較重視自己的私德,士即知識分子,作為四民之首,更是非常重視自己的私德修養,對全民作出“厚德載物”之示范引領。在現代社會,知識、地位都并不等于私德、素質和品位。

        私德是公德的基礎,從近代有留學制度以來,以前很多人都是自覺學成歸國報效,而現在很多人都是學成而不歸,甚至為外國服務。

        有些人在國內天天大談愛國主義,卻將家人和財產轉移到國外,這些現象之所以存在,就是因為長期缺乏“私德”的培育。章太炎先生說:“吾于是知優于私德者亦必優于公德,薄于私德者亦必薄于公德,而無道德者之不能革命,較然明矣?!睆娜粘I钚∈聛砜?,即使是一些高等學校教師集中居住的社區,也常常存在亂扔垃圾、不認真做垃圾分類的問題,這種行為本身表面上涉及公共環境衛生的公德內容,但實質上卻反映了某些人不能在小事上做到儒家之“慎獨”,即在無人監督的情況下不能做到為小善而拒小惡??梢?,提高中華民族的整體道德素質的目標依舊任重而道遠。

        公德固然重要,但如果忽視了個體品德或私德的培育,重公德輕私德,就會出現很多社會問題,也不利于黨員干部道德素質的培養。如由于個體品德的缺失,某些人表面唱高調,私下卻生活糜爛、個人修養極差。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兩會上提出的“明大德、守公德、嚴私德”就要求干部必須明確政治之大德,守社會之公德,嚴格培育修養自己的私德。明大德是根本,有統率之功;守公德是規制,具保障之力;嚴私德是基礎,成動力之源。這三者相輔相成、相得益彰。學術界有學者將明大德主要闡發為對黨忠誠,守公德主要是用權為民,嚴私德是強化操守,并將嚴私德的具體要求概括為以下四個方面:一是對待家庭要修其家廉,二是對待親情要修其黨性,三是對待友情要修其原則,四是對待子女要修其美德。這種概括闡發是非常準確的。

        習近平總書記2014年3月9日在參加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安徽代表團審議時的講話中提出“三嚴三實”,即要求各級領導干部做到“既嚴以修身、嚴以用權、嚴以律己;又謀事要實、創業要實、做人要實”?!皣酪孕奚怼薄皣酪月杉骸敝v的都是私德??梢娮⒅貍€人品德或者私德培育,必將有利于提高干部道德素質,必會贏得人民群眾的尊重與信賴。

       ?。ㄗ髡撸何鞅睅煼洞髮W馬克思主義學院特聘教授,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肖群忠)

       ?。ā秱惱韺W研究》2021年第5期)

      網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午夜DY888理论不卡

      <tr id="p53vu"><label id="p53vu"></label></tr>
      1. <acronym id="p53vu"></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