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 id="p53vu"><label id="p53vu"></label></tr>
    1. <acronym id="p53vu"></acronym>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2. 1.jpg
    3. 黨建網 > 紅色經典
      反“圍剿”斗爭中的電臺戰
      發表時間:2022-03-07 來源:中國國防報

      程宇一 曹明敏

       

        紅軍在反“圍剿”斗爭中,靈活運用電臺實施通信聯絡、偵察、破譯、偽裝,及時掌握敵軍企圖和作戰部署,有效提升作戰指揮和部隊行動能力,對挫敗敵人陰謀,保存紅軍實力,擴大政治影響,鞏固中央蘇區政權具有重要意義。

       

        先機制敵立大功 

        紅軍無線電隊成立后,依靠這一部半電臺搜獲大量情報,使紅軍對國民黨軍的行動了如指掌,將敵人打得焦頭爛額。1931年4月上旬,蔣介石向中央蘇區發動第二次“圍剿”。王諍帶領無線電隊日夜不間斷地監聽、捕捉敵電臺信息。當時,國民黨部隊每到一處,電臺開始聯絡時,都先問對方在何處,以便確定位置。由于參與“圍剿”的部隊比較雜亂,統一密語行不通,他們之間聯絡都用明語,這就等于不斷向紅軍報告部隊的行動和部署。

        1931年5月12日18時,紅軍無線電隊收到敵駐富田的第28師師部電臺發給該師駐留守處的一份重要情報,內容是:“我們現在住富田,明晨出發?!睌沉羰靥巻枺骸暗侥睦锶??”敵師部電臺回答:“向東固去?!泵珴蓶|和朱德看到情報后,立即下達了“零時起床,一點吃飯完畢,一點半集合、出發,務于拂曉前占領東固一帶有利地形,待機殲敵”的命令。經過一晝夜的激戰,殲滅敵第28師全部和敵第47師一個旅的大部,同時還繳獲國民黨軍一臺100瓦的完整電臺,俘獲敵第28師全體無線電人員,取得了第二次反“圍剿”的首戰勝利。

        在隨后的作戰行動中,紅軍電臺不斷偵聽國民黨各部隊間的往來電報,并以此制訂戰略部署。最終,紅軍以極小的損失,作戰15天,橫掃七百里,取得5戰5勝,殲敵3萬余人,繳槍2萬余支的輝煌戰績。在第三次反“圍剿”行動中,紅軍偵收到何應欽“限十天撲滅共匪”的電令,憑借繳獲的密碼本,將電報內容全部譯出,掌握敵分進合擊的戰役企圖和兵力部署后,紅軍立即決定集中兵力,向蓮塘、良村、黃陂方向突擊,從敵人薄弱的東面打開局面,取得3戰3捷。

        1933年1月4日至5日,在第四次反“圍剿”作戰中,紅一方面軍集中兵力在黃獅渡殲滅國民黨軍第5師第13旅,再占金溪。蔣介石電令第90師和第27師擔任主攻,第14師和第5師負責牽制,紅軍依據敵作戰部署分路設伏伺機殲敵。在6日午夜至7日凌晨,獨自當班值機的曹祥仁突然發現國民黨5部電臺異?;钴S,均發出十萬火急的呼叫。他快速轉動旋鈕、選臺偵聽,同時對5個電臺信號選擇處理,破譯出敵人臨時改變作戰計劃,企圖分兩路合擊紅軍,第14師和第5師負責迂回切斷紅軍退路。紅軍立即調整部署,紅一軍團、紅二十二軍星夜轉移至楓山埠附近接敵,增派紅五軍團到黃獅渡西南阻擊國民黨軍第14師和第5師。最終,紅軍在楓山埠一帶重創敵“鐵軍”第90師。

        在隨后的草臺崗戰役中,軍委二局截獲敵第5軍和第11師來往密碼電報,紅軍三改作戰計劃,最終順利圍殲國民黨王牌部隊第11師,粉碎了敵人第四次“圍剿”行動。在這幾次反“圍剿”戰役中,偵收的情報成為紅軍提前掌握敵人動態、下定作戰決心的主要依據。

       

        指揮高效同步調 

        自反“圍剿”作戰開始,紅軍無線電隊一直使用這一部半電臺進行單向通信,只能搜獲情報不能溝通聯絡。最初,由王諍、伍云甫、曹丹輝等人帶一部電臺隨毛澤東和朱德在前方,由曾三、劉寅等帶收信機在后方實行24小時守聽。前方有事時,隨時架臺發報,可使后方及時了解前方情況。東固一戰,紅軍完整繳獲了敵第28師師部的100瓦大功率電臺。于是,王諍立即調整電臺人員:由伍云甫、曹丹輝等帶15瓦電臺跟隨毛澤東、朱德到前方;王諍、曾三、劉寅等帶100瓦電臺,隨葉劍英留在后方辦事處。不久,王諍截獲蔣介石發給何應欽急電,敵企圖趁我主力出擊贛東、閩西之際,對贛南根據地進行清剿。面對蔣介石調集的30萬大軍,紅軍總部通過無線電聯絡指揮兩個軍團主力從閩西出發,繞道回到贛南根據地西部的興國集中,由興國經萬安突破富田一線,再由西至東向敵后方聯絡線上橫掃殲滅,取得6戰5捷,徹底粉碎了敵人的“圍剿”。

        到第三次反“圍剿”結束,中央紅軍的電臺增加到10部。隨著電臺數量增多和技術力量增強,紅軍成立了無線電總隊,主力部隊成立無線電分隊,并配置改裝電臺,建立起無線電偵察臺和無線電指揮網,保障了紅軍總部同各軍、軍團以及后方的無線電通信。中央蘇區還前后數次向湘贛蘇區輸送無線電通信人才和無線電臺,以打通聯系。

        1931年6月,紅軍前方電臺同后方辦事處電臺實現我軍第一次無線電通報聯絡,紅軍的無線電通信由此正式開始。1931年9月,中央蘇區與上海黨中央建立通信聯絡,完成首次通報,組成了中共中央無線電通信網。上海地下黨組織搜集到的敵軍事情報,可通過無線電源源不斷提供給前方,有效配合前方斗爭。毛澤東曾評價,“有了無線電通信,紅軍從內線轉到外線作戰,就更加靈活了,部隊就更能撒得開,收得攏了?!?931年12月,寧都起義的部隊帶來了8部電臺和40多名技術人員,紅軍無線電通信事業實現了飛躍發展。

       

        暗中角力識“天書” 

        由于多次“圍剿”失利,國民黨軍加強了無線電通信保密和密碼使用,先后明文規定“黨內交流要使用密碼”“各個部隊要不定時更換密鑰”,還特聘國外專家為其重新編排電臺密碼,紅軍偵收的電報成了無法解讀的“天書”。對此,紅軍成立專門偵收和破譯無線電的軍委二局,局長曾希圣一面布置偵察臺抄收密電,通過戰況實際分析敵軍電報;另一面向周恩來、王諍請教編碼規律、敵密碼編制和使用規律。1932年8月,紅軍取得宜黃戰役勝利后,繳獲國民黨軍第27師大量電報底稿。曾希圣在敵第9路軍司令孫連仲所發30多字的密電中找到線索,他指示偵察臺重點抄收孫連仲電報。同時,根據發電習慣、行文風格,比對電文,前后猜字連結,還原出敵“展密”密碼本。1933年初,國民黨開始使用非明碼做底本、上下左右沒有固定關系的特別密碼本“猛密”,并且更換頻繁。即便如此,曾希圣帶領人員用7天時間成功破譯,全部掌握敵基本位置、行動企圖、部署調動、裝備補給和口令信號,為紅軍后續行動創造有利條件。

        敵人在“圍剿”行動中,還不斷加強對我軍情報偵收。周恩來在吸取蘇聯經驗的基礎上,結合漢字和阿拉伯數碼特點,創編我軍最早應用的高級密碼“豪密”,只有對話雙方各持一本相同書刊按約定順序查找對應字句,方可翻譯電報,實現了“同字不同碼,同碼不同字”,完全不予敵軍分析的機會。為保證我軍無線電通信安全,自1932年起,中革軍委相繼發布了《關于無線電通訊簡則的訓令》《關于保障無線電密碼通信安全的密令》等無線電通信工作法規,強調無線電通信保密極端重要性,對通信聯絡保密問題作出具體規定,要求防止技術上失泄密和敵人竊聽,建立了嚴格的通信保密制度和紀律。

      網站編輯:朱 琳瑄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午夜DY888理论不卡

      <tr id="p53vu"><label id="p53vu"></label></tr>
      1. <acronym id="p53vu"></acronym>